城市规划:文化传承和发展不可或缺
  作者:傅守祥   来源:《学习时报》


      什么是文化生态

  20世纪中期以来,人们对生态(ecology)概念愈来愈熟悉,对生态环境的重要性有相当程度的了解。然而,人们对文化生态的含义,尤其是对文化生态保护与改善在当代生活中的重要意义似乎还缺乏足够的重视。其中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城市规划应包含文化传承和发展的内容。

  文化生态(culturalecology)是一种历史过程的动态积淀,是为社会成员所共享的生存方式和区域现实人文状况的反映,它与特定区域的地理生态环境和历史文化传承有着密不可分的因缘关系。对人类而言,生物多样性和维持生态平衡一样重要和缺一不可,每一个物种的灭绝都是非常重大的损失。同理,一种文化及其表达方式的灭绝同样也是无法弥补的损失,也存在不可再生性的一面。譬如,历史文化遗产一旦毁损、传统风格一旦变异都难再复原,而人居环境如村落和城市一旦破坏,也不是短时间能够恢复的甚至永远不能恢复,这都将给人类文明带来巨大损失。

  文化生态又是文化在自然和社会环境中的生存状态。文化生态既包括建筑、道路、人居、交通、广场、商贸等物质结构,同时它也包括人文精神、历史文化的内容,直接影响一个国家、一座城市的产业与发展。

  文化生态保护就是旨在通过文化生态环境的改善和优化,使我们历史悠久、博大丰富的文化遗产和文化,获得积极的、更富于建设性的保护和发展。文化生态的保护与平衡、改善与优化,尤其是与精神文化密切相关的人文生态,关系到人的全面发展、文化多样性状态与格局。

  因此,良好的文化生态,是文化与自然、与社会能够和谐共生、协调发展的文化生存状态。良性的文化生态格局的形成,既有外在的多样化又有内在的包容性,和而不同兼容并包应该是交合融汇的。文化多样性保护,涉及空间、时间和文化等多种因素,它注重文化生态的异质化选择、可持续发展以及保育机制的形成。

  作为一个整体考察的现代民族国家的良性文化生态,应该立足于当今时代,参照世界发达国家的文化生态平衡办法与衡量标准,突显作为文化核心的人的精神、人的内涵、人与人关系和人与物关系方面的质量与进化,不是仅仅描述物质遗产和非物质遗产,而是透过这些外物研究人类自身,尤其是着重研究历史维度与当下维度所形成的坐标系中人的精神质量与文化层次,以努力实现人的多元选择和全面发展。

  城市规划亟需从功能性上升为人文型

  随着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高速发展,大规模城市开发建设导致历史文化名城文化遗产的破坏、城市特色的丧失与城市文化的趋同。在可持续发展与生态文明的时代背景下,中国需要总结与借鉴国内外的成功经验,审视与探索适宜的城市文化生态保护措施。当前,我们尤其要注意,在我国的城市化浪潮中,城市发展能否为寻求文化认同的社群留下生长空间,如何让传统文化实质地进入城市公共生活,是当代城市发展与文脉接续的关键所在。

  目前,我国的城市规划往往滞后于文化发展的实际,有很多规划屈从于利益需要而缺失文化内容,没有起到规划在文化传承和发展方面应有的引导、开启、牵引现实的功效。在很多城市规划中只注重功能性,而忽略其间应有的文化含量;只把眼睛盯着建筑、道路、人居、交通、广场、商贸等城市的物质结构,而忽略了文化生态、人文精神含量、历史文化内涵等城市文化内容。因此,我国的城市规划如果不从功能性规划上升为人文型规划,极易导致各地多年形成的城市文化特色丧失殆尽,从南到北千城一面,那时我们将愧对后人。特别是,城市的文化生态具有不可再生性,历史文化遗产一旦毁损,传统风格一旦变异,人居环境一旦破坏,都将是人类文明的巨大损失。

  城市是一种以人为主体的复合生态系统,其中的文化变量是城市生态的有机组成部分。一个城市状况的优劣,既包含物质系统的合理程度,更包括精神、心理、情感等文化意义上对人的关怀程度。因此城市的文化生态状况关系到是否能满足人们精神方面的需求,是否能使人获得文化气氛、艺术熏陶。很多城市过于注重物质利益而忽视城市精神。一些城市热衷于搞形象工程,盲目追求标志性建筑的数量,实际上是重经济发展,轻人文精神;重建设规模,轻整体协调;重攀高比新,轻传统特色;重表面文章,轻实际效果;重局部功效,轻长远目标。这都是对文化认知肤浅和对城市发展迷茫的表现。

  承认当代城市文化的多元性,为不同文化群落间的沟通创造机会,是城市发展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难题。在多元文化的现代城市生活中,任何试图缓解文化冲突的努力都不可能脱离对主体也即不同社会群体的承认,我们需要努力构建一个不同文化群落更好地共同生存的空间,一个既相互差异又彼此平等的交互空间。总之,当代城市文化的发展,离不开人文理想与伦理关怀维度的监督和规范,这对最终实现马克思主义全面发展的人与当代思想精英文化自觉民族复兴的远大目标有积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