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专家谈城市设计与创新
  来源:深圳商报

    让城市有点个性
  ——知名专家谈城市设计与创新
  什么样的建筑和规划符合城市的发展需要?
清华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博士、副教授周榕说:当“变化”成为城市建设的最高准则以及唯一取向,城市中不变的究竟还剩什么?对大多数普通的城市居民而言,城市越来越陌生,越来越与他们无关。他们越来越感觉到被城市抛弃的愤懑与绝望。他们与城市记忆一起,象一节节被卸下的破旧车厢,遗落 在铁轨上,而城市的车头呼啸远去。
  的确,这种梦幻般的巨变景象具有比催情剂更强的蛊惑效果。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城市,更不是建筑或者规划。东南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院长、教授王建国说:城市的扩张和演变虽然受到社会经济因素的实质性影响,但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公共政策和政治运作的结果。如果在一定的政府任期建设目标和任务框架内,去应对可能会超出控制的发展和变化状况,并使其能在地区经济、人口、环境和城乡协调可持续发展的框架内良性运作,是当前加速城市化进程和规划建设中遇 到最突出的科学问题。
  为了将城市规划建设成为具有国际一流水准的现代滨水城市和适合性社区,必须处理好人口建设和自然保护的关系,扬弃现代主义城市概念,改变以往单纯以城市物质功能、基础设施布局优先的规划模式,而必须基于面向可持续性的未来的思想理念和原则开发建设新南沙,采取同样具有基础设施意义的生态网络、开放空间结构优先的规划模式。香港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博士许焯权说:一个城市最大的问题是人才。未来城市的竞争不仅在硬件上,更重要是在文化上,人才的去留也因文化而决定。
  城市的规划可以利用周边城市已经建立的城市文化资源,进行新城市的定位,利用文化、经济的集合,促进城市的发展。
  深圳的华侨城在规划上做得很好,把文化加入产业中,这是城市未来发展的方向,建设和规划都应该从此方向发展。
  城市规划必须要有人文的关怀,才能使城市有血有肉。华南理工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周剑云说:任何城市想做一个20年、50年不变的规划是不可能的,必须要有一个机构,从整体利益上进行协调。
  分散的、竞争性大于协调性、局部利益大于整体利益的规划,肯定不行。
  就业、居住、旅游度假,是一个城市吸引人的三个主要因素。城市规划必须以人为本。华南理工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朱亦民说:大连把有价值的东西拆掉,搬走了,造了个假的、光鲜的放在那儿。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假的。从建筑质量来看,大连还赶不上东莞某个广场。
  只讲速度,不讲空间和质量的城市建设,是失败的规划。城市规划必须要考虑两点:一、交通的问题;二、城市特征。同济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院长、教授吴志强说:设计的第一特征是他人的感受,而非个人或建筑师的感受;也不是材料、形态等结果的预设,而是别人突然顿悟到你所预埋的效果,别人的感受才是设计的目标。别人的感受和顿悟是设计最重要的灵魂。
  中国正面临大建设时期。城市规划必须重视区域和项目的协调,重点项目的安排与效益协调、发展建设地区的同时还要发展非建设地区、注重人与环境的和谐友好,注重建筑的品质。
  城市化进程需要注意什么?
  上海大学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朱学勤说:中国的城市改建正陷入19世纪奥斯曼改建的城市性格中,辉煌外表下是政府大规模外科手术后的重建。
  城市的每一片往前看都应该是新的,每一片往后看都应该沉积为文化遗产。
  伦敦虽然没有几条大道,道路也是弯曲的,但这正是英国“小政府、大社会”的逻辑生产出来,尊重社会,尊重历史已形成其坚强核心,私有财产神 圣不可随意侵犯。在重社会轻政府的思想下,城市不是任由政府作为政绩表演的场所和试验场,而是自然的、尊重民间的。因此很多保持了上百年的人文古迹随处可见。
  北京著名思想家谢咏说:人们常常会对西方保护文物和古老建筑的成绩发出赞叹,其实那些成绩的一个重要制度保障,就是它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无论是对于旧城市的改造,还是再建设一个新城市,最重要的是尊重传统,顺从习惯,立足日常生活。对城市来说,它最迷人的地方,说到底不是外在的建筑,而是弥漫于城市中特有的文化气息。
  城市里最主要的人群是普通人,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才是常态的生活。所以对一个城市来说,让普通人感到好才是真正的好。城市的建筑和规划最后落 在这个地方才是最有意义的。北京著名思想家丁东说:城市化进程中必须要注意三点:一、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没有对自然的谦卑,难以避免自然的惩罚。
  人类历史上许多文明的衰亡,都是自然惩罚的结果。二、实现现代与传统的共存。中国是文明古国,是传统最容易受到破坏的国度。珍惜传统,包括 民间的传统。光有现代技术产品,没有文化传统的人的生活,是没有幸福感的。三、实现城市化中的社会公正。维护公正不是商人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城市规划 就要考虑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的平衡,让平民百姓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城市发展的导向要避免官商合谋。需要扩大公众参与意见的平台,有助于克服失衡状态。
  北京著名建筑评论家史建说:中国的建筑已进入后规划时代,中国成片的大规模开发有先进的理念支撑,椰油先进的学习模式,但落实到城市设计的现实就有一定的差距。如何缩小差距?要有先进、可行的操作模式。
  在具有“现代化”特征的体量巨大的高层建筑迅速向城市涌进中,由于只是把城市的历史文化资源当作中性的“地皮”来处理,旧日的城市肌理正在被改写和颠覆。东方广场和金融街现象,便是北京城市建设的硬伤。
  随着国家大剧院、CCTV新楼和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等国家级项目分别由外国著名建筑师中标,北京构建国际大都市的姿态和雄心日益突显,而这一切不是使它的性格明晰起来,反倒是日益多元和模糊了。
                                                               (深圳商报记者罗曼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