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规划局长谈城市规划:旧城再造要精雕细作
  来源:南方日报


 
广州市规划局局长王东


    从“说不清楚的城市”到获得国际规划大奖,广州走过了一条“不寻常路”:

  中国第一个编制战略规划的城市,为超过200个城市效仿,开创了中国的城市战略规划时代;

  2000年,抓住城市生态环境、空间结构和综合交通3个核心,提出跨越式发展和适宜居住生活亦适宜创业发展的生态城市的战略目标;

  2009年,广州对战略规划进行修订,以拓展走向优化与提升为主线,更注重公共政策属性、可持续发展和公众参与,从区域、产业、文化、宜居和城乡统筹等五方面提出规划。

  从曾被戏称“大农村”到“国家中心城市”,近年来广州的城市变化引人注目。昨日,广州市规划局局长王东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畅谈广州城市规划背后的故事。

  获奖价值广州面临的问题,在世界上找不到学习对象

  南方日报:刚刚在肯尼亚结束的第46届国际规划大会上,广州战略规划项目获“国际杰出范例奖”,很多人惊讶为什么广州能获奖?

  王东:这次得奖,证明了广州规划工作和发展是对头的。广州有1500万人口,人口的迅速增加,城市硬件软件发展的情况和市民的需求有脱节,其中包括交通拥堵、住房、买东西等等。

  为什么能得奖?在我看来,广州项目获奖的主要原因:一是因为广州是中国城市发展的典型代表,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集中体现;二是因为广州是中国规划历史上创新的体现和集合,比如战略规划、编研中心、自动化中心;三是对世界发展中城市有借鉴意义,这主要体现在有可持续发展的价值观理念,广州在中国的影响不断加强;四是反映了经济、环境、人文不断上升的战略理念的完善过程。2010年到2020年的新一轮战略规划,增加了以人为本的理念,增加了城乡统筹、公共服务等方面,充分体现了对人的关怀。

  对解决特大城市快速发展遇到的问题,广州做了很有益的探索。但是广州的城市问题,确实要花很大精力,学术界、政府人员都要坐下来好好研究。而且中国和国外不同,人口、速度等等,国外是找不到学习对象的。这次获奖,对中国的城市化发展,是有一定意义的。城市最后的目的,还是让生活更美好。广州面临的问题,是各个城市共同面对的,解决问题是被逼着创新,很有借鉴意义。

 

城市定位从华南第一到国家中心城市,广州需要提升

  南方日报:广州的定位是什么?

  王东:我们战略规划的一个优点就是具备动态性。战略规划不是结果,是过程,所以才有不断的调整和检讨。从去年开始,我们在继承战略规划基础上,全面对广州新形势做一个修订。

  未来要适应中国对广州提出的新要求,要重新定位和战略方面、策略的研究。最大的改变是定位,也就是变成“国家中心城市”,这个定位是2009年战略规划检讨首先提出来的,后来被中央认可。以前是区域中心城市,是华南第一,现在是国家中心城市,就要承担国家战略的一定地位,区域辐射作用增强,并代表国家参与国际城市群的竞争。对城市群的龙头作用是增强的。以前往往觉得华南的龙头是香港,现在大小珠三角的龙头地位,发生变化,大家认为还是广州重要。广州要携领珠三角,把广州的区域地位提升了。

  南方日报:广州的战略规划下一步将如何完善?

  王东:2009年开始到现在的检讨,提出的又一个战略,就是从拓展到优化提升,上一轮是明确了框架。2020战略规划的意义在于,一是广州从国内走向国际,需要开放性思考。特别是亚运会之后,广州走向亚洲乃至全球。经济体制、社会开放度不断扩大。进入国际城市体系。二是通过战略规划,更加明确国家中心城市的责任。三是对广州规划的借鉴,继续坚持和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城市观,处理好经济环境人文三者平衡。

 

打特色牌广州的包容性很强,什么造型的建筑都能建

  南方日报:广州如何和北京、上海等城市打出特色牌、差异牌?

王东:虽然广州也建设了不少玻璃幕墙大楼。但是广州的特色还是很突出的,我个人的感觉,一个是务实性强,城市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让市民的生活更美好。形式主义少,没有大宽马路,大宽广场,这也是历史文化影响的。二是创新性,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近代革命策源地、岭南文化中心地、改革开放前沿地所在。我们的战略规划为什么能在广州产生和发展,也是一种创新性的表现,和广州的特点有必然联系。三是包容性。没有特色就是特色,说的就是包容性,它不像某些城市很突出,而广州则包容性比较强,包括这几年建设的新房子,什么特色都可以,比如歌剧院设计师哈迪德的设计,广州歌剧院是最大的建成建筑。只要好用,就可以包容进来。
 
相对于其他大城市的标志景观带来说,广州的舒适度是比较高的。
 
旧城改造不可能一窝蜂上,要精雕细作

  南方日报:如何解决旧城改造问题,是不是所有骑楼都要保护起来?

  王东:2000年提出的战略规划至今,都有一个指导思想,就是要发展好新区,老广州、整体的广州才能发展好。接下来我们要做好新区的配套,为什么广州老城区房子总是比新区贵?为什么苏州的新区就比老城区贵?不是因为广州的新区环境不好,而是服务配套设施跟不上,服务水平跟不上,不够便捷,开发商做的公共配套,不是很贴近老百姓的需求。政府接下来,集中力量打造两三个新城,把精力财力投入到新城里,把硬件软件环境做好,有序引导旧城区人口外迁。这也是真正实施组团式空间结构的关键一点,也是解决老城区交通的关键点。老城区是不可能靠修路来解决交通的。市场经济不能限定市民买车,要解决交通,一个很重要的手段,就是拉开布局,多组团大格局空间架构,把人口拉开。

  回过头来,旧城再造是不可能一窝蜂上的。要精雕细作,和全市人口疏解同步精雕细作地来做。老城区很复杂,仅仅文化问题就很复杂。他没有统一标准,专家标准都不一致,是主观问题。我的观点,是精雕细作地来做,研究好再动。绝对保护、相对保护、成片改造分三个层次来做,文化方面要充分论证,保证大部分人达成一致。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不能经济平衡为标准,要历史文化传承、人居环境改善为第一目的。

  南方日报:旧厂房改造和旧村改造是否会加快步伐?

  王东:旧村、旧厂的改造确实可以快一点,它有政策的时限,也和战略规划的目的是一致的。当然还是要以区域规划为引导,不能脱离城市规划和土地利用规划,改造完之后城市环境要更加好。(记者 曾雅 通讯员吴超 唐晓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