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委员谈城市建设:文化印,城市发展的深刻记忆
  作者:本报记者 刘维涛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全国政协常委、作家、民俗学家 冯骥才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文物局局长 单霁翔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 李延声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上海世博会的主题让人遐想,什么样的城市是理想之城,什么样的城市能成为幸福家园?显然,一个失去记忆、失去历史、没有灵魂的城市,不是。

  作为“美好城市,幸福家园”系列报道的第一期,我们请三位全国政协委员为您从文化建设角度盘点我国的城市建设。

 要千面之城,不要千城一面

  城市没有记忆了、没有纵深、没有底蕴了,就像人忽然失忆了

  城市的再造过程没有关照到“文脉的联系”,一个城市的特征便涣散了

  文化的魅力是个性,文化的乏味是雷同,然而乏味的文化却在大规模上演。

  “我国大多数城市的规划和大型建筑都是一样的,既缺乏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也没有独特个性,更不用说民族精神了!”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李延声痛心疾首。

  发此言论,源于一次海南考察。当时恰逢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李延声在考察中发现,岛上的建筑也“国际化”了:“最要命的是岛上建筑统一模仿夏威夷风格,但这里是中国的海南岛,不是美国的海南岛,一点中国特色都没有,那大家直接去夏威夷好了,为什么要到海南岛呢?”

  全国政协常委、著名作家冯骥才近年来为保护民间文化奔走鼓呼,被誉为“城市文化家园的守望者”。他曾列举中国城市建设的“十大雷同”———功能区划分、广场、罗马柱、高楼大厦、洋房、通透墙、烟花灯、水泥树、白瓷砖及明清一条街。经过一番“流水线”作业,积淀千年的多样城市风情,全都变成一个模样。

  建筑是城市文脉的载体,然而在众多历史悠久的城市,人们看到的却是意大利广场、罗马花园、香榭丽舍大街、美国村……李延声认为,千城一面的罪魁祸首便是对西式风格的盲目跟风模仿。“国外设计师和设计作品纷至沓来,设计理念鱼龙混杂,把我国作为建筑设计试验场,搞得老百姓微词颇多。”李延声说,由于文化认知上的差异,一些境外建筑师的设计片面追求 “新、奇、特”,严重脱离中国国情,既不实用,也不美观。

  冯骥才指出,因为大多数城市的建设者都是开发商,而开发商最重视的是经济效益,不会去研究一个地方的历史文化。相反,开发商只会关注时尚潮流,因为时尚是卖点。他们将最受市场欢迎的建筑样式带到自己所开发的城市,哪一种受市场欢迎,开发商就会马上模仿。彼此抄袭的结果就肯定是“千城一面”。

  “城市没有记忆了、没有纵深、没有底蕴了,就像人忽然失忆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精神问题。”冯骥才的忧虑越重,他的脚步就越匆忙。在他的视野中,20年来,中国城市经过了一个世界城市史都没有经过的过程,就是城市的再造。但这个过程没有关照到“文脉的联系”,于是,一个城市的特征便涣散了。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说,“千城一面”暴露的不仅是各个城市对传统文化遗产保护的乏力,更暴露了这些城市对创造新城市文化的无术。在一次次推倒、摧毁了许多文化遗产的同时,并没有能够创造出新的城市文化来填补城市的文化空白,使城市的文化灵魂逐渐“空壳化”。

  “在我国数千年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大批体现中华民族精神、象征中国古代悠久文明的标志性大型公共建筑,如故宫、颐和园、苏州园林和布达拉宫等。为什么不做自己民族特色风格的建筑呢?”李延声认为,在城市规划和大型建筑设计和建设中,应特别注重体现民族精神。

  “中国这块大地上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创造,就是城市的千姿百态。我们有660个城市,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气候、不同的历史甚至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背景,形成了多姿多彩的风景,很迷人!”在如火如荼的造城运动中,冯骥才的提醒与奔走,透着悲壮的味道。

 保留记忆,也是保留特色

  我们现在有的,你们将来都会有;而你们现在有的,我们永远不会有

  众多物质的与非物质的文化遗产,都是形成一座城市记忆的有力物证

  斑驳的墙壁上,苔藓丛生,悠闲的常青藤爬满回忆,地上的方形石块已经磨平;街角的一家老店,让你不经意间与历史遭遇……

  冯骥才逛完巴黎发出赞叹:“巴黎的历史感,并不仅仅来自于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卢浮宫和巴黎圣母院。那是旅游者眼里的历史,或只是历史的几个耀眼的顶级的象征。巴黎真正的历史感是在城中随处可见的那一片片风光依旧的老街。”

  而此时,在以历史悠久著称的中国,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城市改造,“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破旧立新”、“不破不立”得到广泛呼应与奉行。

  “城市记忆是在历史长河中一点一滴地积累起来的,从文化景观到历史街区,从文物古迹到地方民居,从传统技能到社会习俗等,众多物质的与非物质的文化遗产,都是形成一座城市记忆的有力物证,也是一座城市文化价值的重要体现。”单霁翔说。

  身为文物保护专家,单霁翔对一些城市在“旧城改造”、“危旧房改造”中的作为痛心疾首。“由于急功近利作祟、经济利益驱使等人为因素,实施过度的商业化运作,采取大拆大建的开发方式,致使一片片积淀丰富人文信息的历史街区被夷为平地、一座座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传统民居被无情摧毁,一处处文物保护单位被拆迁和破坏的事件屡见不鲜。由于忽视对文化遗产的保护,造成这些历史性城市文化空间的破坏、历史文脉的割裂、社区邻里的解体,最终将导致城市记忆的消失。”

  一位德国历史学家针对北京的旧城改造曾说:“我们现在有的,你们将来都会有;而你们现在有的,我们永远不会有。”如今再回头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实际上提醒了一个全新的角度,来审视对待旧城的观念。

  随着意识的增强和法律法规的健全,有些名气的遗址和遗迹已经没有人敢强拆,然而如果没有整体风格的保持,最多只是多了一些城市孤儿,高楼大厦包围下的古建筑,已经没有生命。

  单霁翔指出,对于历史文化城市的保护,现在国际上通行的做法是:对整个城市加以保护,像埃及的开罗、意大利的罗马、德国的吕贝克等。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也是成片成地段地保护,而不是只保护有文物价值的单个建筑。因为城市的一切,包括人们的生活方式,都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

  我国城市化仍在高速运转,一座座新城拔地而起,大城市也普遍面临扩容压力。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正确对待历史,单霁翔的提醒显得尤为必要。

 开拓新文化,城市要复魅

  只有文化内涵丰富、发展潜力强大的城市才是魅力无穷、活力无限的城市

  文化,要靠时间和心灵悉心酿造,自然积淀而成

  上海世博会,万众瞩目。“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命题作文,激发了不同国家对城市形形色色的联想。

  而这些美妙绝伦的创意,传达出一个信息,即衡量城市魅力的标准恰恰在于其保持其文化特色的程度。在一些人类需要共同面对的难题面前,不同文化的城市和国家给出了自己的思考,也同时丰富着自己的文化。

  单霁翔认为,城市文化是一个城市赖以成长的灵魂,是城市发展的引擎、心脏。因此,城市的发展,不仅要有对文化遗产的传承,更不能没有对新文化的开拓、创造。

  “事实上,当前中国城市不仅面临着对旧有文化遗产保护不力的问题,更面临着对新的城市文化创造乏力的问题。丢失了旧有的文化,城市将失去自己的文化记忆;创造不出新的文化,城市将迷失自己的发展方向。这两方面的无力,将使许多中国城市宛如无根的浮萍,漂荡在文化的死海。”单霁翔尖锐地指出。

  “一个城市,必须展现现实,多层次、多侧面、多角度地反映现实城市文化内涵,最后还必须昭示未来,顺应城市的文脉,发展、革新、创造属于一个城市独特的新文化。”单霁翔说。

  针对如何创造新文化,冯骥才认为,要首先纠正对文化产业的认识偏差:“文化产业仅仅是大众消费文化层面的文化,它不是一个民族文化的峰顶。一个民族文化的峰顶是不能够轻易进入产业,也不能产业化的。”

  “摆阔、夸富、拜金、显摆、张扬、挥霍,从面子工程到城市审美,如今的文化圈充满着‘暴发户’式的张扬。”在列举了一些低俗的文化现象后,冯骥才说:“文化,从来不是流水线上打造出来的;而是要靠时间和心灵悉心酿造,是一代代人共同的精神成果,自然积淀而成。”

  单霁翔认为,要创造新的、具有生命力的城市文化应该注意几点:首先,必须注重发挥市民的主体作用,市民是城市的真正主人,应通过保护和发掘城市文化遗产中蕴藏的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提升市民的总体文化素质,形成和谐积极的城市文化氛围。

  还要注意通过保护城市赖以产生和发展的历史人文环境,尤其是城市文化遗产的各种物质和非物质的表现形式、环境景观、空间范围,提高市民对城市的亲切感、满意度,为他们提供更多的精神享受和情感慰藉。

  并且要注意培育城市文化品牌。这个品牌应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具有鲜明的文化特征,能包容所代表城市的文化性格,代表这个城市在社会公众中的总体印象和评价,并容易为人们所记忆和指认。

  “城市文化不仅需要积淀,还需要振兴,需要创新。只有文化内涵丰富、发展潜力强大的城市才是魅力无穷、活力无限的城市。”单霁翔说。(本版制图:王舒怀)